成都TOD时代,在一个建筑设计师眼中这样打开成都站 - 万联中国

成都TOD时代,在一个建筑设计师眼中这样打开
2020-12-09 18:23:26   来源:四川在线    
评论:0
阅读:

12月初,成都市发布轨道交通第四期建设规划,涉及6条新线104个站点。5条地铁新线也将在年底前正式投运——地铁6号线一二三期、8号线一期、9...
12月初,成都市发布轨道交通第四期建设规划,涉及6条新线104个站点。5条地铁新线也将在年底前正式投运——地铁6号线一二三期、8号线一期、9号线一期、17号线一期、18号线。

成都行政学院站TOD项目,按照“花园站厅、阳光换乘”打造“最美回家之路”。  效果图

2019年底,成都轨道交通运营里程突破300公里;今年年底前,伴随5条新线投运,这一数字将达558公里左右,通车总里程将位居全国第一方阵。

TOD(Transit-Oriented Development),一种以公共交通站点为中心,圈层式布局的开发模式,也伴随着轨道交通“加速成网”来到我们的身边。

有人说:过去10年,成都完成地铁从0公里到300公里的历史跨越,而未来10年,成都将开启TOD时代。

成都天府新站TOD项目的打造中,将川西林盘元素融进了其中。   效果图

TOD将怎样改变我们的城市和生活?日前,记者专访了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TOD设计研究中心主任、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余晓曼。

成都TOD时代已然到来

在余晓曼看来,成都加速推进TOD步,背后是轨道交通“加速成网”的基础支撑。

成都轨道交通集团提供的信息显示:2005年12月成都地铁1号线开建以来,成都轨道建设强度连续四年位居全国第一。

“截至目前,成都地铁已开通运营397公里,在建约335公里,今年底开通运营总里程将近558公里。"在日前于成都开班的住建部轨道交通工程安全质量培训班上,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副厅长程刚这样介绍。

按照成都市轨道交通“加速成网”计划:2035年,成都轨道交通将建设35条线路,城市轨道交通与铁路公交将达到近2556公里,公共出行分担率达到80%。“同时,主城区和天府新区规划线网密度达到1.2公里/平方公里以上,与东京目前线网密度相当。”余晓曼说。

这背后,同样有城市发展的现实需求:成都户籍人口达1600多万,常住人口超2000万,“大运量的地铁、公交车、有轨电车、高铁等公共交通,成为必然趋势”。

线路加速成网的同时,TOD的建设步伐开始跟上:2019年,成都市确立了首批14个TOD示范站点。当年8月16日,成都5个TOD项目——龙泉驿区行政学院站、天府新区昌公堰站、武侯区双凤桥站、温江区万盛站、郫都区梓潼宫站,同天宣布开工建设。

今年10月28日,成都市双凤桥、梓潼宫、中环等3个TOD综合开发项目的景观示范区、销售中心也开始陆续亮相。

实际上,追溯一下:早在2017年,成都就做出大力实施TOD综合开发的战略部署,对成都市轨道交通远期线网规划的714个站点、75个车辆基地进行统筹开发。

TOD将给成都带来什么?

“TOD,设计的主线是人。”余晓曼认为, TOD最重要的概念是“人”,“以人流路径为主导,从站点出来可以直接进入安全舒适的慢行空间,人车分流,是TOD设计能否成功的关键。”

余晓曼介绍,TOD理论源于美国,实践在日本。规划理念由美国建筑师彼得·卡尔索普1993年提出。而被称为“轨道上的国家”的日本,早在二战时,大规模的铁路就已接近现在的铁路网,民众形成了“轨道+步行”的习惯,以东京为代表,它的轨道交通出行比例高达90%。

在成都初亮相的郫都区的梓潼宫站TOD,即体现了设计中“人”的核心理念。该TOD与地铁6号线地下接驳,绿化率达42%,将串联3个城市公园、4处社区公园,结合站点织补绿道体系,构建7.2公里慢行系统,通过多维度、多层次的绿化形式,打造立体公园。

“地上办公区、住宅楼与地下步行商业街、美食街、站台直连。下班不出楼就能喝小酒,上班不出站就可以一边打卡一边吃早饭。”余晓曼说,类似日本的“TOD生活”,在成都未来也能成为现实。

TOD,可以是地铁TOD、高铁TOD、机场TOD……“TOD项目定位不同,侧重点就不一样。比如:城市型TOD以商务人群为主,侧重功能复合,换乘便捷,可能是城市地标或综合交通枢纽;社区型TOD项目更关注宜居与否。”余晓曼说。

解决“摊大饼”式的城市病,TOD可发挥作用。余晓曼说,当前一些大型交通站点对于城市片区发展带动不够、造成人流资源和土地资源的浪费以及交通的混乱,“那么大的广场和地下空间,因为设计理念的滞后,没有像样的业态功能布局,人流像水一样的流走了,周边开发也受到影响。”

而运用TOD设计模式,可以有效解决这个问题。以陆肖站TOD为例,其将联动周边地铁站形成片区级开发模式,构建国际交流、文化中心、健康医疗中心、体育中心等相应配套功能,让新川与金融城优势相结合,在城南打造一个大型的区域文化中心。

更典型的是,成都正在规划建设的最大TOD项目——成都天府新站TOD综合开发项目,核心区是地铁TOD和高铁TOD相结合的大型综合交通枢纽,“它有两个成都东站那么大,拓展了购物、办公、餐饮、休闲娱乐、旅游集散等功能。”

今年7月,中建西南院联合体中标该TOD项目设计。“作为重要城际枢纽节点之一,成都天府新站将成为片区新的增长引擎。”余晓曼说。

成都TOD开发有哪些特点?

成都TOD,为什么能如此快速推进?

“成都TOD,最大逻辑是顶层设计。”在余晓曼看来,除了成都轨道交通“加速成网”的现实基础,同时更重要的一个方面,是成都在进行TOD开发时所坚持的理念。

“许多城市埋头修地铁,不太关注以站点为中心的整体城市综合开发布局。”余晓曼介绍,在成都搞TOD,要完成一体化城市设计并落实相应控规后,土地方才可以上市出让——也只有这样,才能确保TOD理念真正落实。

规划设计,是一切项目的前提。“无策划不规划、无规划不设计、无设计不实施”——成都TOD推进中,一开始,就提出要充分实现城市空间、商业运营、产业策划、公园城市、文化融入等方面的五个融合。

TOD开发,也要遵循一个“度”。“定位准确,就是成功的TOD。不盲目追求商业酒店办公体量及产业规模,避免贪大求全。”在余晓曼看来,要根据站点辐射、能级、人口规模,理性确定站点商业商务及住宅规模。

人的舒适行走距离,一般不超过500米。“在轨道站点附近进行开发,要尽可能把人们日常商务办公,商业,居住等功能复合。”余晓曼指出,在TOD设计中,以站点为中心向外辐射,商业商务,住宅等各种要素配置强度呈递减趋势。

余晓曼特别介绍,在成都TOD项目的设计中,还有另一个重要特点:成都元素的场景充分表达,彰显天府新文化。比如,公园城市新发展理念的运用。 成都行政学院站TOD项目结合公园整体设计,进出站流线融入“花园环境”,打造出独具特色的“花园站厅、阳光换乘”。

成都天府新站TOD项目的打造中,更是将川西林盘元素融进了其中。“从凤凰眼造型的换乘大厅出来之后,不再是空旷的站前大广场,见到的是错落有致的、最多两层的林盘元素的商业体,结合开敞地下商业街,一下子感觉进入到了茂林修竹的川西林盘里。”余晓曼说。

聚焦更多热门事件请扫码关注 CN万联公众号
免责声明:本站刊发的所有资料均来源于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权益请告知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。